空明道长――一个不务正业的羊咩咩

贫道不需要简介。

一点胡诌

看了大大的文章有感而发,胡诌一点东西。
@Amon祁

黑鸦连天扑袭来,三军兵马依次开。
麟驹腾移掀尘浪,刃光乍破惊层云。
朝去娇郎扫蛾眉,暮归点将半喋血。
可恨东瀛列国女,更无一人称豪杰!

这大概文中女婶的想法吧。

大大写的婶是女尊国来的,挺有意思。

给大大打call。

我…………有那么反动吗?

江雪书

#深井冰发作进行时#

#非婶对心仪刀剑的呼唤#



丁酉年四月十八夜,雨至,寒气甚,故难入眠。作此篇,聊以自娱。

犹记昨年雪夜,予有幸得见君之丹青;君发如水,眉目慈悲,见之如见佛。其气度风骨,甚为予心折。年二月,幸得君二弟,一曰宗三,一曰小夜;二人和睦,然君未至,甚思,长叹曰,“町花将谢春将尽,长兄,得归否?”

每忆之,予心甚痛。

早樱绚烂水悠悠,篁竹窈窕莺谐谐。

故人思及不忍观,愿君得归如月圆。

江雪,得归否?






江雪啊,快点回来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