贫道空明

非洲最高酋长就是我

衣锦之刃(1)第一章 无名之刃

提问:抄个家突然抄穿越了,该怎么回去?在线等,挺急的。


大明锦衣卫穿越刀剑乱舞的奇葩故事。


(主角私设,黑暗本丸搞事向预警)

(有甜有虐,有正剧有沙雕,文笔一般,想要评论和小心心,靴靴~^ω^~)


大阪城内,火海凌云,目之所及皆为断壁残垣,耳之所闻尽是啼哭哀鸣。


昔日繁华盛景,而今只剩焦尸白骨。


沈宓便是在这人间地狱之中“醒”来的。


“竟然叫蓝玉的家将敲晕过去了,真是……一把老脸都丢到姥姥家去了。”沈宓迷迷糊糊地想,“这要是回去指挥使不一定怎么弄死我呢。”


还没等他想明白指挥使要怎么弄死他,沈宓先被火烧火燎的焦炭气和纷纷扬扬的灰土呛了个死去活来,狠咳几声后,他终于完全清醒了。


沈宓瞪大了眼睛望着眼前的长街业火,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喃喃说道:“我的个老天爷。”


这就是抄了一条街的王公勋贵皇亲国戚也绝对整不出这么大阵仗!


“鞑子入侵还是残元反咬?”沈宓从废墟上小心地翻进一个隐蔽的角落,心和脑子乱成一团,“难不成禁卫军伙同蓝玉要逼宫谋反?!这事儿指挥使知道吗?――――哎不对,我刚刚不是在抄蓝玉那老儿的家吗?这眼前的又是哪一出?!”


四周没有人能回答沈宓心中乱七八糟的问题,只有将燃不燃的木头发出“噼噼啪啪”的声响。


被火海刺激出的惊慌过去后,沈宓逐渐冷静下来,悄然观察,发现这火海焚烧的可不是南京城,寸土寸金的南京城里绝没有这样成片成片矮趴趴的小屋子。这时那将燃不燃的木头终于熄灭,冒出刺鼻的气味,沈宓挪了挪脚,无声的蹿过满是焦尸与残木的街道,向着他所能见的最高建筑奔去。


最高的建筑往往象征最高的权力,在那或许会有活人来解答他心中的疑惑。


此地何处?

所生何事?

我缘何在此?


“药研哥,小心!!!”

“咣!”


药研藤四郎拼尽全力架住溯行军的大太刀,大喝一声将其劈甩开来,趁着空当向五虎退吼道:“逃!退,快!再不走就来不及了!”
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你在这里只会碍手碍脚,快走!”


太刀再次袭来,药研提刀迎上,一时之间火花四溅,刀刃相撞之声不绝于耳,但随着缠斗时间的推移,了勇善战如药研也开始力不从心,他又一次将大太刀震开,偏头瞥见五虎退已经听话离开,心下不由稍安。一个小时之前五虎退刚刚被锻造出来,转眼就被投放到这样的战场,没有刀装没有御守,连自己能来庇护他也是万般艰难求来的机会……退酱现在逃走,不管去哪,都比留在那炼狱不如的地方要好吧。想到这里,药研笑了一下,甩掉手中短刀上的碎铁块,一身血污但利落不减地冲向狠厉劈下的大太刀。


如疾风,如闪电,身躯已经凝成了生死一线。


以悍不畏死之勇,百炼成钢之身,为我之手足换得一线生机。


这是,身为药研藤四郎的觉悟!


“哐――――”

想象中粉身碎骨的疼痛并未来临,药研被人拦腰推开,落地滚了数圈之后又被不知从哪冒出来的五虎退一把抱住,来不及与兄弟说话,药研回头惊诧望去,只见――


漫天业火鬼影幢幢之中有一青年提刀静立,此人头戴乌纱,身着斜襟战袄,身如钢竹,刀若雪光。他右手持刀,左手所提,赫然正是刚才还在耀武扬威的溯行军的头颅!


只一个照面,便是斩首决杀。


这是何等的风姿与实力。


那青年收刀入鞘,向着两个孩子缓缓行来,可没走出十步,青年晃了晃,突然脸朝下摔趴了!


药研:…………

五虎退:…………


五虎退只得扶着药研站起来,二人一起来到青年身边查看他的情况。


青年并无明显外伤,之所以会晕过去也只是力竭而已,但一番检查下来药研却是更加震惊。


眼前这位,明显是一位刀剑付丧神,换言之是和他一样的存在,可是,他不认识这样一个“同僚”,刀帐上并没有关于这一位的记载。


那个男人虽然是个恶魔,运气却格外的好,他是为数不多的全刀帐收集齐全的审神者之一。


也就是说,这是一把无名之刃。


有这样的实力却是籍籍无名,太奇怪了。


药研抿了抿干涩的嘴唇,问“退酱,这个人,哪来的?”


因为被哥哥严肃的表情吓到,五虎退泪眼汪汪的小声回答:“我,我向西边跑,想绕到那个溯行军后面帮药研哥,没想到半路遇上他,就,就……”


就拉来一个来历不明的外援。药研扶额叹息。


接近黎明,大火已经烧得差不多了,经历了一整晚的生死搏杀,药研此刻再也支撑不住,靠着五虎退微微合眼小憩,三人一者重伤、一者昏迷,一时间十分安静。五虎退搂着药研,调整姿势,乖巧的让哥哥靠的更舒服一点。


天光乍破,竟让人在这生死场上生出几分荒唐的静好之感。


可惜突然亮起的光点打破了这份难得的宁静。


那是传送回去本丸的标志。


回去那个,炼狱不如的地方。


药研一把将五虎退推离自己,却绝望的发现退的身上也出现了光点――就算接受审神者契约时间短,但审神者的灵力却毫不稀薄,这些罪恶的光点打碎了药研心里最后一点侥幸。


他任由五虎退拉住自己的手,木然瞥见那躺在地上的青年身上,竟也出现了光点。


为什么,要拉着无辜之人堕入地狱?


光芒大盛,一瞬间三人消失在光晕中,仿佛从未来过。


而大阪城的太阳一如往日,缓缓升起。


〔呃,突然想起自己是一个刀剑厨而且没交过粮。。。

赶紧交个粮。


咳,新人新坑,请多关照!〕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给同群的一个绿纹画的图。
纪念一下我们单纯的社会主义单身兄弟情。
(结果这货转眼就脱单了,mmp)

在线等,挺急的

大大大大大大大大事件!我爹在看魔道动画!!!

咳,是这样,我刚刚路过爸妈房间门口,听见一句“天子笑,分你一坛,当做没看见我行不行?”

。。。名场面,魔道没错了。想不到老爹你是这样的人啊,噫。。。

我以为老爹看了动画也就完了,结果,他不知道在哪听说这动画由小说改编而来,而且小说写得很好,他就要去看小说了(惊恐)

刚刚老爹让我给他介绍一下小说,我我我蒙混过关,但后续怎么办!在线等急急急!

草莓酸奶

关于近来魔道圈之雷人雷文

似乎继某小生之后又出了一个魔道ky,我粗略扫了一遍她的文,嗯,与她的名字相得益彰,雷人雷文,十分令人作呕。

一个作品的红火,离不开作者的苦心,离不开无数真爱粉的力挺,离不开许多大大的粮食,当然,一个作品的红火,也会引来小人的觊觎。

从前段时间所谓的魔道抄袭霹雳布袋戏(我也是个道友,但恕我直言,真看不出哪像,世界框架和玄幻程度都不一个档次好吗)到如今的雷文辣眼,足以说明小人ky们为了热度不计手段的厚脸皮,我说得恶毒点,是卑劣。

我很痛心。为反抄袭的正义,为同人圈的风气而痛心。

墨香铜臭曾正式声明,忘羡不可拆,其他随意。原作者的标准是所有同人作品的底线,连这个底线都打破了,你写的那个就不叫同人了,那只是你个人阴暗的yy,哦,我明人不说暗话,那只是你个人阴暗的意_淫。

即是意_淫,又谈何喜爱,谈何尊重?别扯贾宝玉他的意_淫,你没有他那么高的境界。(注释一)

简单说,之所以有这样的雷人雷文,就是因为有这样一群根本不爱魔道的人想蹭魔道的热度,来完成自己出名的愿望。

你见过果蝇吗?是一种细小的苍蝇,它们总是成群结队地围着鲜美的水果飞舞,窥伺着,时不时吸吮一口,不会造成麻烦,但很恶心,很烦人。前文所说的人,就像果蝇。

对于他们,真爱粉该怎么做?

谩骂?唾弃?苦口婆心的劝导?

省省力气吧,亲爱的,有个人说排泄物比饭好吃难不成你还去据理力争一番吗?他爱吃就让他吃去吧。

他想出名,就别让他出名,不闻不问,不去关注,当他不存在,当没看见,只要是作品就有结束的时候,难不成他还能翻出什么水花?笑话!

说到底不过是跳梁小丑,丢人现眼而已,阴暗鬼火岂能与日月争辉?!

你越是谩骂唾弃,越是苦口婆心,他蹦哒的就越欢越嘚瑟,变相的完成他自己出名的愿望。

所以,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吗?

冷落,永远是熄灭邪火的最好工具。

最后我要强调的是,同人作品请在作者的设定范围中创作,如果做不到,请去写原创。

哦,有一个联文是讽刺那个发雷文的雷人的,大家不妨去看看,哇哈哈,好有意思哒!

好了我说完了,亲爱的们早点休息,明儿个是周一。不要影响工作学习哈!

注释一:《红楼梦》中警幻仙姑曾说贾宝玉意_淫,指的是贾宝玉珍视敬重所有女子,犯了封建礼教中的淫_戒,所以这么说。

我纹身,我抽烟,但我知道我是个好琴师。
辅助是什么,有输出重要吗?

我的天天天天啊😱
新年第一二发居然都是sr!s!r!
原来我的卡池里还有sr!
原来我还有望变成黄种人!
2333333
没错,我的追求已经堕落到sr来就好了,茨木酒吞一目连什么的,爱来不来!(不不不,请你们一定要来!来啊!!!)
啊我不行了,让我吸一口猫静静。。。
感觉自己在肝衰竭之前还是能在阴阳师这条路上挣扎一下的。(不你已经快进医院了)

一点胡诌

看了大大的文章有感而发,胡诌一点东西。
@Amon祁

黑鸦连天扑袭来,三军兵马依次开。
麟驹腾移掀尘浪,刃光乍破惊层云。
朝去娇郎扫蛾眉,暮归点将半喋血。
可恨东瀛列国女,更无一人称豪杰!

这大概文中女婶的想法吧。

大大写的婶是女尊国来的,挺有意思。

给大大打call。

用美图的渣改

P1 一位英明神武的军爷

P2 一位国外友人与本土执法人员的亲切会晤(你信吗?)

P3 国外友人近况……

23333

来自千岛湖的疯鸽

这货又胖了……我可是养了一头🐷?